圆圆胖阿厵

阿厵人生幸福手册:
吃好吃的东西
睡饱饱的觉
和朋友待在一起
走到哪画到哪
每天能看见喜欢的人
只要画就能画出想画的东西,和妈妈一起逛街,和同学一起吃饭,和发小一起共寝,骑自行车绕湖一周,在小溪边玩水,感受夜间的海风,听着海浪入睡……幸福的事好多好多,活着就是最大的幸福

【f5】初识②

更新啦!!!!!!!

大阪烧Air:

*这里是f5幼儿园
*本回新出场为大帅,以及暗含关于大帅的cp艾尔的描写,人设见阿明的手绘哦√
*是的艾尔太太与我重名了x所以文中对我的称呼统用大阪烧,未来(如果有)亲友私下对我的称呼会用英文来区分
*对不起我学不会精灵语,于是用西班牙语转翻为斯洛文尼亚语来替代←
*我写不出他们的帅orz
*以下正文,我永远爱f5
————————————————————


皮利斯切的北部,坐落着这个城镇中唯一的教堂。
这是一座不算大的教堂。
在北山上,除了零星的几户民居和它,便再没有其他的建筑。这里有的只是茂盛的树林,和与街市之中的熙攘繁华截然不同的寂静与安宁。


这里太少有人来光顾了。


皮利斯切的人们总是缺少信仰,或者说他们太热衷于商业与贸易,只是偶尔会有几位孤苦的穷人来这里避避风雨,顺带向神明诉说一些在他们想来本不应当的哀苦。


只要心中有神,自然会得到神的庇佑。
这几乎成为了这里的人们挂在嘴边的话语。


“做他们的白日梦。”
阿明看着教堂墙壁上满攀的藤蔓,默默的啐了口唾沫。


他本是没什么信仰的,毕竟作为海盗,若是虔诚的信仰上帝,那未免也太招人哂笑了。
但无可置否,在他曾处于险境之时,正是这座教堂的主人——这里的神父伸手施助于他。
他们是交情颇深的挚友。


虚掩着的门被嘭的踹开,明媚的阳光一下子便扑散在了主过道的红毯上。
细小的尘埃被风腾起,在阳光中胡乱飞舞着,最终又消失在不知何处的黑暗中。


“如果可以,我希望下次你能温柔些对待教堂的大门。”


低沉而富有磁性的嗓音自正前方传来,阿明眯着眼睛向那隐没在阴影中的圣台看去。
黑色的长袍随着对方转身的动作翻出些褶皱,男人把他手中的圣经握的更紧了些,蔚蓝色的眼瞳里满是温和与亲切的笑意。


“你知道我没有更多的钱可以拿去修理它们的,阿明。”


“是,我知道,大帅。”


这个男人周身散发的气场总是令人感到安心,这无疑证明他是极适合做一位神父的。有时阿明甚至会怀疑这是他用魔法搞的鬼——尽管人类并不适宜学习魔法,但总有人是例外——或者该叫他们为天才。
他就是这样的一位。
凭借出色的学习能力与天赋,大帅将自己的魔法适应度提升到了普通人类无法想象的高度,自幼流落各方的经历也让他能简单懂得一些其他种族的语言。
总而言之,他就是所谓的天才。


“你就像得了天使的庇佑一样。”


阿明半开玩笑似的说着,视线从有些破旧的墙壁转向散落在墙角花瓶旁的一两根尚还崭新的洁白羽毛。


“我猜,你来我这不仅仅是来参观的。”


尽管觉察了对方话里的另一番意味,大帅仍保持着他一贯的微笑将话题转入正轨。他迎着阿明略带疑惑的目光,并将其引向对方身后——那被忽略了一小阵的,躲在门口石柱后的姑娘。


“她真可爱,不是吗?”


“呃...也许吧。”


——如果忽略她那不太稳定的脾气的话。


“我知道你会她的语言,所以如果可以,请让她别对我那样做我是说——别冲我无故发火。”


“我肯定你是说了什么不得体的话。”


笑着调侃了一句坐在一旁长凳上郁闷的阿明,大帅将手中的圣经收回长袍下的口袋中。他抬起双手向门口的精灵表示自己并无恶意,意料之中的,女孩眨眨眼睛,向前迈近了两步。


“zdravo,vam lahko pomagam?(你好,我可以帮你什么?)”


“lahko govoriš moj jezik...gospod?(你会说我的语言,先生?)”


“- ja.(是的。)”


确实是令阿明难以理解的沟通。
他悄悄的向交谈中的挚友比着手势和口型,希望他能找个方法解决语言不通的问题,而大帅只是笑着回以他点头的动作,就连阿明也不得不觉得这可能只是不得已的一时敷衍。


他的视线从那方复杂的攀谈转移回教堂顶部的神像上,那里挂着一片细小的绒羽正随风轻轻晃动——同墙角里那些是一样的崭新而洁白。
一同吸引他目光的,还有那扇绘了大天使像的彩色玻璃窗后闪动的一抹阴影。


阿明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真像是得了天使的庇佑一样。”

评论(1)

热度(40)

  1. 圆圆胖阿厵大阪烧Air 转载了此文字
    更新啦!!!!!!!
  2. 钢铁直男阿明【高三美术集训中】大阪烧Air 转载了此文字